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文學批評 > 文章

— 喊 口 號 —

时间:2015-07-03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小鼓咚咚咚 - 小 + 大

  

  — 喊 口 號 —



  七月一號凌晨,我在我們群用大紅色字體發瞭兩句口號:

  熱烈慶祝中國共產黨誕辰九十四周年!

  偉大的中國共產黨萬歲!

  隨後我說我喊口號可不是裝的。但仔細想一下,凡喊口號的人,大概都不會覺得自己是裝的。如果遇到新來的人,尤其是那些普通群眾,可能人傢會覺得這個群比較可笑,一般老百姓喊“共產黨萬歲”幹什麼?我們且不說確實有的人根本覺得這個黨就跟我們小百姓沒關系。比如我近來比較關註的非左翼詩人,他就明確說過:不要把名利/更不要把愚忠/看得那麼重要/至於國傢姓楚還姓秦/更與黎民無關。國傢猶且如此,領導國傢的黨當然也不例外。象這樣的詩人,才是我經常提到的普通老百姓,而不是指那些情緒高漲,往往自稱左派的人。這些左派群眾不普通,而是比較特殊,至於特殊在什麼地方,我覺得還需要討論。有的人我非常不認同,非常置疑。老實說,我不覺得對於真正的普通群眾,這些人有多大的代表性。

  真正的普通群眾不喜歡喊那些口號,主要覺得這些口號太高大上,跟處於社會底層,不得不面對繁瑣生活的自己離得太遠,如果要喊,也多少有點硬撐著才喊得出來。沒事費那個勁幹什麼啊!目前對這個事情,我就這樣認識的。這個認識,跟我在這個群呆瞭三年還有關系。

  我們群三年來,寫瞭一百多萬字的文章,說沒有一點成績呢,確實也不合適。但要說起這些文章,至少我不認為我的文章有多大意思,不過就我根據自己當時的思考,認真說瞭一下自己的思考而已。但誰要說我們群沒有意義,我就不同意。它對我就有意義。這個意義就體現在我現在真的理解瞭在合適的時間和場合,喊喊口號的意義。這是三年來,我真正體會到的自己思想的進步。

  80年代初,我開始發表文章。後來有幾年,還認真寫過一些評論。曾經有一個省級大報,用瞭大半個版刊登過我的一篇文化評論。後來去報社工作,也經常要寫寫應景的文章。這個時候的文章,就全部是批評。即使裡面不得不附加幾句對國傢建設、改革取得的成就肯定的話,自己也沒特別用心,因為那本來就是為瞭裝點一下門面的文字,免得因為文章寫得太灰暗,通不過二編、終審。這些,在我這樣的作者當中,確實是一個非常普遍的現象。因此我後來也思考過,這個現象到底說明瞭什麼。但是很多年一直沒想明白。直到我在這個群接受實踐鍛煉以後,我忽然明白瞭,我所以不喜歡那些歌頌性的文字,是因為那些歌頌太難以體現一個人的思想瞭。通常我們有思想,就體現在我們能夠發現問題,因此批評才成為很多作者特別癡迷的一個寫作立場。但是,這個立場,卻有顯然的缺陷。

  我們這個群走到今天,我感覺說這個群的成績最多的人,就我自己。這個不是因為我是群主,想通過經常說這個小小的成績來自我肯定,這個我自己都覺得很可笑。但是,如果不說這個,我依靠什麼來給我們群員鼓勁呢?在開始那兩年當中,因為各種原因,說這個群這兒不是、那兒不是的人太多瞭。這個話語太多,就會給我們群帶來一些消極情緒。而面對這些消極情緒,我作為群主不硬撐著說點我們這個群的成績,我們的事情就會被這些消極情緒拖垮。這個跟喊口號一樣的高亢情緒,確實不是有預備的,是被逼出來的。在生活當中,我歷來都比較低調。當然,作為一個小百姓,本來也沒什麼可以高起來的資本。但是,一當你要具體開始做起一個事情,尤其當你願意為這個事情負責的時候,你再怎麼小百姓,都沒辦法躲避。那個舊文人喜歡的一面隻顧自己“逍遙”,一面就知道給凡俗世界挑刺兒的高高在上的姿態,你就沒資格享有。

  就因為有這個體驗,我慢慢開始意識到反思黨和國傢在面對社會輿論時,所要堅持歌頌那些高大上的成就等原則的必要性和必然性,可以由此理解那些正規的慶典儀式,為什麼總要強調我們取得的成績。這個也是被逼出來的,是出於對這個國傢發展所承擔的責任,不是為瞭簡單的顯擺政績,是要抵制那些自來有的、源源不斷的消極情緒,要給人民群眾鼓勁。

  當有瞭這個認識到今天,我真的理解瞭一個基本的道理,如果我們這些老百姓要成為這個國傢的主人,就應該為這個國傢的發展主動承擔起自己應該承擔的責任,而不能總是挑那些奮鬥過程當中難免會有的錯誤。作為一個熱心搞文藝的人,尤其應該多看到我們國傢的整體狀況。中國已經成為世界強國,這個就是我們的整體狀況,誰也否認不瞭。就因為這個原因,我才會在中國共產黨誕辰94周年的今天,真心的喊幾聲口號,歌頌這個黨。這個巨大的功績,是共產黨領導全國人民努力奮鬥幾十年取得的,我們應該歌頌。

  (2015-7-1 成都)

上一篇:聲音很苗條

下一篇:不同的後蓋究竟有什麼奧妙?

|   QQ13567889876  |  11464 |  11464台北市內湖區五德路3段65號  |  TEL02-2356771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