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拈花微笑 > 文章

《曠古絕今一樵夫》——有一種情之“你又怎能……”

时间:2019-04-11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能慧L - 小 + 大

  第五十三章 有一種情
  二六六.你不是說
  二六七.師兄,我知道......
  二六八.你的心真硬
  二六九.你又怎能……
  二六九.你又怎能……
  生命有太多太多的美好,男女合和,或是除靈魂沉浸更飛升外最不可思議的美妙瞭吧……
  不說隻有男女合和的世界,才是人百年最為完整、最為完滿的世界。僅就男人而言,美好女子那清麗的雙眸、如花的容顏、盈盈的姿態、柔柔的聲音更身子的妙曼、玉體的溫軟、氣息的馥鬱、托付的完全,不但使男人心顫如癡如醉如馭空之飛仙,就是日復一日年復年裡出自她們雙手的一茶一飯、一衣一被,都洇漾著女子如蘭的馨香,融心的溫暖;就是年復一年日復日裡出自她們雙手整潔的居所及常新的插花、常燃的線香,都駐足和流淌著女子動人的倩影,如水的柔情……
  而男人身體不適之際,女子那無微不至的殷殷關懷;男人內裡鬱鬱之時,女子那溫言軟語的善解人意;男人艱澀流年之中,女子於人於傢那一心一意和全心全意的任勞任怨……
  總之,一切一切之時之中,女子的明媚、女子的綽約、女子的善良、女子的忠貞、女子的盡心、女子的耐性等等等等,常叫男人柔軟驟動不由感恩造物使天地存有女人,感激感謝命運使自己有此女人......
  因此,
  當面對美麗如斯、癡情如斯的林姑娘時,人又何不珍視,何不慚愧,又如何心旌不動、波瀾不起更不深問此中如何“報之以瓊玖”呢……
  ——記得在聽己鎪兄給讀阿含時,有尊者僧伽摩的故事。說其梵行之前,傢有人見人皆“如渴欲飲,睹無厭足”且已為生有一雙可人兒女的標致內人,但他卻突然置嬌妻幼子不管不顧決然悄然出傢去瞭。那於僧伽摩一心一意無有任何過錯的美妻偕一雙兒女好不容易找到人時,他才不得不深心有吐之所以如此,是覺一切無常而有感百年的毫無意義......
  人乃一物,更亦一心。人與人的略微之差及根本之別,或就在其中那心物的孰主孰次、熟重孰輕吧。世間一些人的有些作為之所以叫人難以理解和接受,是不是亦多因由人那心的歸屬有主有次、有輕有重更漸行漸遠呢......
  思想的問題,或隻有靠思想才能根本解決;精神的出路,或亦隻有在精神之中方見方有希望的津渡吧?
  百年美好如意,人若於之深問深究更深求,一切又豈能長久更又何存端的?於是,那無邊無際、無始無終的失意更虛無之中,人“獨步無有侶,樂於閑靜處”,或亦思想迷惘有出的一條通道,精神求索有篤的一種歸宿吧……
  僧伽摩的所為,從為人之子、為人之夫、為人之父更一個男人責任的角度,當然叫人無法理解,更不可接受瞭。但現在想來,人歸依空門,亦一己心性的有醒更生命的至求吧?人在己心之真正,她心之癡情更人倫道義的矛盾之中,有時還真就無可奈何而難以和合、難以周全——之中已鎪兄的逃婚出傢,不亦一個男人於情於愛於責任的一種另類擔當嗎……
  因為,
  人的情愛在沒有交集之前,當是自然而來,或亦會自然而去的。可一但實實交集更為一體瞭,那自然而來的情愛,不僅難以自然而去,且那去的過程,於己不但是一種無奈,或還有一種噬臍莫及的自責;於人不但是一種非常的傷悲,或更是一種深深的傷害吧?
  所以,
  人若於中能早早認清自己更於那的確無法全身心付出的兩難有所決絕,此於人於己,或才是最好的選擇,或才有最好的結果吧……
  曾經那麼美好的玉馨,你都沒能做到全心全意,更況那無法的全心全意也早被深深的帶去、遠遠的帶走瞭呢!因此如今的你,又如何直面更又怎能再負那幾近完美的林姑娘呢……
  人生命的自性自覺,雖是無法完全斷絕百年觸境的心心念念,但“煩惱即菩提”之時之中,人卻是可以完全不重蹈僧伽摩類的疚痛更罪孽,而之中於己的成全,亦是於人根本的不誤吧?
  所以,
  人一時的不愛,一時的無情,又何不是人自覺之真愛,自然之真情的苦心呢……
  想到這裡,慧能面對自己的深心雖仍是苦痛愧恨,卻也稍感有所安頓瞭,但之中又該如何面對林姑娘的深心呢?淚眼之中,慧能又開始深深有問瞭……

上一篇:《曠古絕今一樵夫》——旦復旦兮之“那我就做主瞭”

下一篇:《曠古絕今一樵夫》——此中男女的曾經

|   QQ13567889876  |  11464 |  11464台北市內湖區五德路3段65號  |  TEL02-2356771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