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書話紅樓 > 文章

秦可卿的棺木

时间:2019-09-16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王春惠1958 - 小 + 大

  秦可卿的棺木

  請繼續接看原文:
  ——賈珍見父親不管,亦發恣意奢華。看板時,幾副杉木板皆不中用。可巧薛蟠來吊問,因見賈珍尋好板,便說道:“我們木店裡有一副板,叫做什麼檣木,出在潢海鐵網山上,作瞭棺材,萬年不壞。這還是當年先父帶來,原系義忠親王老千歲要的,因他壞瞭事,就不曾拿去。現今還封在店裡,也沒人出價敢買。你若要,就抬來罷瞭。”賈珍聽瞭,喜之不盡,即命人抬來。大傢看時,隻見幫底皆厚八寸,紋若檳榔,味若檀麝,以手扣之,玎璫如金玉。大傢都奇異稱賞。賈珍笑問:“價值幾何?”薛蟠笑道:“拿一千兩銀子來,隻怕也沒處買去。什麼價不價,賞他們幾兩工錢就是瞭。”賈珍聽說,忙謝不盡,即命解鋸糊漆。賈政因勸道:“此物恐非常人可享者,殮以上等杉木也就是瞭。”此時賈珍恨不能代秦氏之死,這話如何肯聽。——
  先來看原文說:“賈珍見父親不管,亦發恣意奢華。”這就是曲指雍正見父皇康熙管不瞭事瞭,就越發胡來!特別是雍正登基之後迫害瞭金陵曹傢,因此捅瞭天大的婁子!因為曹傢有個曹雪芹,他把雍正的劣跡寫進瞭《紅樓夢》。如今《紅樓夢》暢銷全世界,而雍正的劣跡也被全世界的人唾罵!而雍正迫害金陵曹傢的原因要從賈珍給秦可卿看棺木板說起:
  請看原文說:“(賈珍)看板時,幾副杉木板皆不中用。”所謂“看板”就是曲指當年曹寅在為長孫相親。原來曹寅在康熙五十年的時候,有瞭長孫。當時出於為長孫的將來考慮,就想為這個長孫聘娶皇傢女。也就是要和皇傢的人結娃娃親,以便子孫將來有所依賴。其實走依賴之路就是走一條死路!而曹寅為子孫預備一條死路就是提前給子孫預備一塊棺材板!再看賈珍看瞭幾副杉木板都沒看好,就是說曹寅的眼光極高,相親就要相最好的傢庭!在曹寅的眼裡,最好的傢庭就是皇傢!而賈珍連杉木都看不好,就是暗寫曹寅沒有看到自傢的優勢,忘記瞭自己還是北宋的開國名將——曹彬的後代!請看“杉木”之合就是“彬”。
  再看原文說:“可巧薛蟠來吊問,因見賈珍尋好板,便說道:“我們木店裡有一副板,叫做什麼檣木,”請註意,這“檣木”是船上掛風帆的桅桿木,正是曹傢這條船所需要的!但最關鍵的是薛蟠拿來的檣木能不能適合曹傢的船,但曹寅沒有考慮,最終導致翻船,曹傢成瞭遭瞭雪災的薛傢!
  再看薛蟠接著說:“(此檣木)出在潢海鐵網山上,作瞭棺材,萬年不壞。”所謂“潢海”就是曲指皇傢的廢太子胤礽,因為胤礽死後被封為海神。再看“山”暗指曹寅為長孫結皇親就是在為後輩的將來找一個靠山。而“潢海鐵網山”就是暗指曹傢人轉進瞭結皇親的鐵網,最終導致束縛瞭自己手腳!但當年極力為長孫與皇傢牽線的曹寅還認為:與廢太子胤礽結娃娃親就是為後輩找瞭一座萬年不壞的靠山!可嘆到頭來卻變成薛蟠所說的“萬年不壞的棺材”瞭!
  再看薛蟠繼續說:“這還是當年先父帶來,原系義忠親王老千歲要的,因他壞瞭事,就不曾拿去。現今還封在店裡,也沒人出價敢買。你若要,就抬來罷瞭。”所謂的棺材板是“是當年先父帶來”的,就是暗指當年曹寅給長孫結的娃娃親。而棺材板的主人是“義忠親王老千歲”,也就是說,這個“老千歲”就是當年曹寅相親相中的“意中親傢王爺”,也就是潢海廢太子胤礽!再看曹傢的意中親傢王爺“壞瞭事”,有蒙側批寫道:“壞瞭事”等字毒極,寫盡勢利場中故套。這就是指皇傢爭鬥的結果,導致曹傢的潢海鐵網山沉沒!曹傢也被牽連而遭瞭雪災!現在曹傢的意中親傢王爺的棺材板用在秦可卿身上,就是暗指:曹傢結交王爺走依賴之路,就等於把自己送進瞭墳墓!也是暗指秦可卿的身上有皇傢郡主的原型!而薛蟠所說的壞事王爺的棺材板“不曾拿去”就是曲指廢太子的女兒還在曹傢!“現今還封在店裡”就是曲指曹傢因為與廢太子胤扔接親而被查封!而“沒人出價敢買”,就是曲指曹傢所做的事沒人敢作!因為曹傢是偷聘廢太子的女兒,“偷聘”就要把小郡主偷運出宮,要疏通很多環節,也要破費錢財!再看薛蟠說:“你若要,就抬來罷瞭!”這就是曲指廢太子胤扔得過曹寅的好處,就把女兒送給瞭曹傢!
  再看賈珍聽瞭,喜之不盡,即命人抬來。大傢看時,隻見幫底皆厚八寸,紋若檳榔,味若檀麝,以手扣之,玎璫如金玉。大傢都奇異稱賞。而棺材板的“幫底皆厚八寸”此“八”暗指曹傢因為偷聘廢太子的女兒被雍正迫害八年。再看棺材板“紋若檳榔”,請註意,“檳榔”是傳說中的炎帝女婿,而此時作者卻用來暗指曹傢人想做皇帝的女婿!而與廢太子結親之意是等待將來能成為皇帝的女婿!再看棺材板“味若檀麝”,就是曲指皇傢紫禁城的女子,而曹傢人的目標是紫禁城皇帝的女兒。再看棺材板“以手扣之,玎璫如金玉,”這就是曲指曹傢人要於皇帝的女兒結金玉良緣!但到頭來是與棺材板結金玉良緣!可嘆影射當年曹寅的賈珍還“喜之不盡”!
  再看珍笑問:“價值幾何?”薛蟠笑道:“拿一千兩銀子來,隻怕也沒處買去。什麼價不價,賞他們幾兩工錢就是瞭。”此處話意是說:當年曹寅結交廢太子沒少花錢,一千兩才哪到哪?
  再看賈珍聽說,忙謝不盡,即命解鋸糊漆。賈政因勸道:“此物恐非常人可享者,殮以上等杉木也就是瞭。”也就是說:當初也有人對曹寅不惜重金的相親表示過不同的看法。
  再看原文說:“此時賈珍恨不能代秦氏之死,這話如何肯聽。”也就是說,曹寅為瞭幫助後輩子孫日後能過上好日子,什麼本錢都舍得花!確實算得上一個好父親,好爺爺。但隻是幫助的方法不對頭,因為他沒有幫助後輩學會生存的本領!


上一篇:寧國府隱寓宮廷

下一篇:警幻仙姑《春夢歌》新解

|   QQ13567889876  |  11464 |  11464台北市內湖區五德路3段65號  |  TEL02-2356771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