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先鋒陣地 > 文章

廖新三絕:詩歌、攝影和人品

时间:2013-08-31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zh2645725 - 小 + 大

  認識廖新有好幾年瞭,認識他還有一個有趣的過程,那是剛進入檢修公司不久,完成班長分配的任務,硬著頭皮寫瞭兩篇通訊《我和譚總的三次觸電》、《陳定偉和他的小分隊》,想不到競入瞭當時主管企業文化的遊部長的法眼,特把我叫去他辦公室閑聊瞭幾句,還清楚地記得當時的簡單對話。遊問:你擅長寫什麼?我答:啥都不會,湊合而已。遊問:你認識廖新嗎?我笑答:何方神聖?登門請教。遊說:廖新不簡單,你先上公司網站讀他的新聞稿件《編外工發火瞭》,會收獲不少。果然不俗,獨照之匠,窺意象而運斤,拱手稱臣,心生敬意,向往與之結交,可是真人不露面,大名與人對不上號。後來,廖新接手瞭檢俢公司文化宣傳這一塊,才真正交往,認識廖新,三生有幸。
  瞭解廖新,首先他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詩人,一個具有濃鬱古典詩風的詩人。認識其人,先讀其詩,我幸運地得到瞭他的贈品——他的詩集《飛翔的重量》。說老實話,我不懂詩,完全是一個門外漢,中學時代曾被所謂的朦朧詩搞得一頭霧水,但仍裝模作樣學著它的樣子寫情書,從沒有打動過芳心,感覺詩很高深又很神經兮兮的。可讀廖新的詩,讀瞭又讀,好讀有味,內心深處總被觸動。感觸有三:首先他的詩語言很優美,就像一件光彩四射的衣服,穿上很美,但並不隻是華麗,給人高高在上的感覺,他的語言又格外自然、清新、流暢,易懂。例如《蝶戀花》,白蝴蝶很輕盈\隨微風在花叢中沖浪\每一回合都站在春天的浪尖;又如《月食》,傍晚的圓月被風唇貼得\如鐮,天空的中央。描寫你日常所見的場面,在他詩中是那樣的美麗,生活多美好。其次他的詩很接地氣,他是電力工人的一員,寫的是電廠的星光和火花,咱工人喜歡讀自己生活的詩,《地下電纜》《大電網》《9月1日這天和腳手架》明明白白、實實在在是咱電力工人的詩。更重要的是他的詩折射著智慧的光輝和高深的哲理,例如《我看見陽光瞭》,自信離自卑僅差一步\心移動思想山峰的一塊石頭\艱難跋涉著,像一棵野草\駐守一個平凡的結局\根卻握一個偉大的想像; 又如《逝者》,逝者站在非逝者的前方\敞開一扇門無須通行證\逝如斯,生如斯。
  詩人廖新也是攝影的行傢,背著相機行走天下,鏡頭裡看世界也看風景。他寫瞭一篇很優美的散文《天下奇霧》,文章的頂頭有一幅很美的照片: 陽光透過薄霧,落在翠綠的水面上,波光粼粼,湖中漂泊一葉小舟,船老大手搖船槳,悠哉遊哉,再加上遠去濃鬱的山脈,真是天下奇觀,分明是世外桃園,居然是日夜相見的小東江。如果說廖新的詩給人的是一種抽象的美,那麼他的攝影給你的是直觀的、賞心悅目的奇觀、奇景。我看小東江看慣瞭,總看不見觸及心靈的東西,自讀瞭他的散文和看瞭他的相片,每次看小東江,看得到它的獨特,看得我如癡如醉。
  攝影是需要天賦和技巧,我是親身體會過他高超的攝影技術,有一天我穿著又臟又破的工作服進他的辦公室,他興致來潮給我來瞭一張,對於本人的尊容沒有絲毫自信,純屬自然災害,卻看他拍下的我的照片,競有幾分書卷子氣場,讓我愛不釋手。我開玩笑說他的相機是魔鏡,讓人變美。他隻是謙和地笑瞭笑。
  筆和相機是他吃飯的傢什,他打仗的武噐,遊刃有餘,在某種角度說是自然的。可是他人品的魅力更吸引我與他交往。他對我無私的幫助太多太多瞭,真正的良師益友。我愛寫點東西,一段文字下來偏偏錯別字滿天飛,他不計其煩,總是認認真真的改過來,改完後謙遜相告,讓我感覺不到自己的卑微,事情麻煩他過多,總不好意思,有幾次相遨他喝杯小酒,他婉然拒絕,他深知我囊中羞澀,不讓我花費的。他用另一種方式表白:君子之交淡如水,咱倆是謙謙君子,何必俗氣呢。
  對一個人好,那是喜好;對一群人好才是品德。他對每一個通訊員及周圍不相幹的人都大方相贈他的仁慈澤厚。品是人的靈魂,有靈魂的人才能寫出好的作品。
  我每每想,如果有一天漂泊在外,在傢鄉電廠有一個叫廖新的朋友一定讓我思念。
  張華抒於龍泉頭傢中

上一篇:清爽從心裡來

下一篇:從冬天醒來

|   QQ13567889876  |  11464 |  11464台北市內湖區五德路3段65號  |  TEL02-2356771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