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燈謎天地 > 文章

“朋友圈”裡猜畫謎

时间:2015-11-02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weixues - 小 + 大

  
  “朋友圈”裡猜畫謎   江更生
  大約在兩個多月前,拜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現代技術之賜,我心血來潮,在微信的“朋友圈”裡,用圖畫作為謎面,讓眾位愛謎朋友進行猜射,居然受到瞭各位的謬許。他們被我吊起瞭猜圖畫燈謎的胃口。於是,有的朋友建議我利用視覺形象,主持“手機謎擂”,專以畫謎讓大傢一樂。推辭不過,遂以《江老漢的〈每日一謎〉》的名目設一謎欄,排日出謎,次日揭曉謎底。猜者可以私聊方式發來試猜謎底,由我逐一答復,雖說忙瞭點,但甚為來勁,誰教我是一個鐘愛文虎的“謎癡”呢。

  朋友中有一些初涉謎場的生手,為瞭能讓他們也能領略到猜謎的歡趣,我便有意識地出一些較淺顯的畫謎。例如擇取一張攝有各種辣椒(有紅有綠,有尖有圓),要求猜一個安徽地名,結果被多人射中,原來謎底是古典小說《儒林外史》作者吳敬梓的故鄉“全椒”(註:別解為“全是辣椒”)。又如我用一張印泥與墨錠的拼圖作謎面,打外國文學名著《紅與黑》,幾乎無人不中。慢慢的,由簡單向復雜過渡,試著采用一個畫面去猜兩個內容,如用三匹站著的良駒和眾多奶牛的拼圖,打兩位相聲名傢“馬三立、牛群“。還曾用兩本工具書(《評彈小詞典》和《京劇小詞典》)的書影,打魯迅名著二:《兩地書》、《南腔北調集》(註:評彈,發源於蘇州;京劇,誕生於北京,故扣),令人可喜的是,猜中者已不在少數。

  兩個多月下來,“朋友圈”裡猜畫謎的人越來越多,有本市的,有外地的,更有美國的,新加坡的燈謎朋友,真稱得上少長咸集,群“好”畢至。制作畫謎,成瞭我每天的必修功課,老伴見狀也來幫忙。她為我準備手機拍照的道具,在水果店淘來瞭兩隻“迷你”型小西瓜,供我手機拍照,制成瞭可打一個“瓢”字的畫謎,謎底隱示“二小西瓜”之意。她還特地準備瞭一盆剝去殼的蝦肉,讓我攝成圖照以作謎題,猜射一句成語,謎底為“一視同仁”(註:別解為“一看上去全是相同的蝦仁”)。女兒聞訊還特向我傳授下載拼圖軟件技術以及操作方法,使我制起畫謎來更加得心應手瞭。

  隨著畫謎難度的增加,我還采取“友情提示”的方法,啟發猜者,助他們抽絲剝繭、順藤摸瓜,從而叩開謎底之門,例如有一幅挺拔的楓葉圖,要求猜兩位革命先烈的名字,提示語這樣寫著:前者為上海工運領袖,後者為我軍將領,很快紛紛報上瞭謎底,他們是“顧正紅、葉挺”(註:須讀作“顧/正/紅葉/挺”,別解為“看上去正是紅葉挺拔著”)。又如我將塗鴉之作,一張臨摹《芥子園畫譜》中老樹的圖畫為謎面,特意落款為“江老漢塗於上海,乙未夏日”等字樣。要求猜一個亞洲地名,提示語作“請看清落款中的作者及上海等文字”,暗示此謎當用上海方言去解:江老漢,即我,滬語作“阿拉”,這是幅樹木之圖,所以謎底為“阿拉木圖”。猜出的朋友都說不佞的提示很及時。其實,制謎者的謎讓人猜不出,不是好事,適當提示,讓其尋跡射中,也不失為一件美事。

  在大傢的支持和鼓勵下,我願將這個既娛人又自娛的《江老漢的〈每日一謎〉》進行下去,讓越來越多的人歡喜上燈謎,而我呢,每日有事好幹,天天做頭腦體操,一舉多得,何樂而不為呢。

上一篇:滬語入謎謎添趣

下一篇:“羊”謎雜談

|   QQ13567889876  |  11464 |  11464台北市內湖區五德路3段65號  |  TEL02-2356771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