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梔子花開 > 文章

故鄉

时间:2012-04-11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江湖處士 - 小 + 大

  人年紀大瞭,又身在外地,故鄉一詞才顯得那麼凝重,那麼牽腸掛肚,那麼縈繞心扉。故鄉,是一種親情,是一種文化;也是一種眷戀,一幅抹不掉的鮮活的圖畫。說到故鄉,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東荊河大堤,百裡長渠,總幹渠,張傢湖,莫市老傢四十年前的那種田園風光:那明鏡般的湖泊池塘;蜿蜒起伏的大堤;田野裡的鄉間小路;和放眼望去的廣闊的地平線。再就是長眠於斯的祖先和親人。“天邊飄著故鄉的雲,有一個聲音在悄悄呼喚:歸來吧歸來吧,浪跡天涯的遊子”,當初聽費翔唱《故鄉的雲》,對心靈沒有什麼觸動,現在人過半百,再來聽就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瞭。有時候想到過去的一件小事,或者聽到一段熟悉的音樂和歌曲,不禁熱淚盈眶,潸然淚下。是矯情瞭,多愁善感瞭,抑或是感情脆弱,過於敏感,好像都不是。現在我明白瞭,它就是一種鄉音鄉情鄉思鄉戀鄉愁在作怪。
  我的故鄉就是江漢平原腹地的潛江市。也是大劇作傢曹禺的故鄉。曹禺的萬氏傢族在過去的潛江城屬於名門望族,傢族中幾代人做官,現在的科技部長萬鋼就是他們傢族的。現在老傢也打起瞭名人牌,修建瞭曹禺公園,重建瞭曹禺故裡,還有曹禺陵園,曹禺著作陳列館曹禺系列做的是風生水起,曹禺生前曾寫過《我是潛江人》,這篇短文我原來專門從報紙上接j剪下來嵌在我的辦公桌上的玻璃板中,這篇短文聲情並茂地承認:我(曹禺)是潛江人。沖著這一點,我覺得潛江為他做這些事也不為過。雖然曹禺一天也不曾在潛江呆過,但看過他《我是潛江人》的文章後,你就覺得曹禺是一個地地道道的潛江人瞭。其實嚴格地說,曹禺認天津作為故鄉也是可以的,他生於斯長於斯,感情應該還是濃厚些,對於從未謀面的潛江,曹禺哪來那麼多的感受,真是令人匪夷所思。潛江,還是中國共產黨的創始人之一李漢俊李書城弟兄的傢鄉,共產黨的第一次代表大會就是在上海李書城的傢裡開的。李書城兄弟的老傢在城西袁橋,原來漢沙公路旁還有一個大牌子,上面寫著:李漢俊(中共一大代表)故居。當然,故鄉還出過很多名人名事,最有名的最具影響的當屬曹李。潛江,小時候聽人戲言說,潛江最初叫“替工縣”,因為潛江人“憨”,也就是老實實在,隻能替別人打工;後來因為潛江水多,新來的知縣就報奏朝廷,將“替工”每個字加瞭三點“水”,把“替工縣”改成瞭“潛江縣“。潛江水多是不爭的事實,所以又叫水鄉;潛江的綠化也是有名氣的,當年拍瞭一個《水鄉園林》的電影紀錄片,據說在聯合國都受到瞭贊揚,因此,潛江的另一個名字就叫”水鄉園林“。
  潛江地勢低窪,過去基本上是”水袋子“,沒有舟船不能出遠門,像總口一帶荒無人煙,蘆葦蒿草一人多深,地上全是濕漉漉的,像沼澤地一樣。加上有血吸蟲的肆無忌憚的殘害,真是像毛 所說的那樣:“千村霹靂人遺矢,萬戶蕭肅鬼唱歌”。正如任何事物都有兩面性一樣,故鄉潛江正因為有水,才使她變得如江漢平原上一顆璀璨的明珠,那樣熠熠生輝多姿多彩。我的大舅傢後的錢傢臺有一深潭,綠水蕩漾,深不見底,據說是以前發大水倒口沖得一個水塘,我記得塘裡好像沒有荷葉菱角之類的東西,塘面很幹凈。夏天我們經常在裡面遊泳,那水晶瑩剔透甚是可愛;還有總口老街附近的黃傢潭和喬傢垸,水面寬闊,據說下面有泉眼,怎麼也不會枯竭。還有到七分場必須經過的壇子口,湖面廣闊,過渡一趟也需十幾分鐘吧。記得1976年5月的一個夜晚,當時和我一起在畜牧場學校教書的同事,讓我們陪她一起到七分場四隊看望她當民兵連長的男朋友,我和翟老師徐建胡鶯喬琴田曼吃過晚飯,陪她去,回來的時候已近半夜,野渡無人舟自橫,皓月當空,映得湖面波光淩凌,我們自己劃船,到湖心大傢就不劃瞭,共同唱起瞭《敖包相會》:“十五的月亮升上瞭天空,為什麼旁邊沒有雲彩,我正等待著美麗的姑娘,你為什麼還沒到來哎?”。大傢坐在船上豪情滿懷,談人生談理想,可就是沒人談愛情。你說怪不怪?要是現在,湖光月色良辰美景,年輕男女,幹柴烈火,恐怕早就寬衣解帶雲雨巫山瞭。一個時代造就一代人的性格品質。水鄉,可以說是故鄉潛江的特色,可是現在,這些昔日的大小池塘湖泊已是水幹枯竭,昔日的模樣已蕩然無存瞭。就連總口的品牌九分場的張傢湖也都幹涸瞭。親不親傢鄉人;美不美故鄉水,幾十年的功夫,歷史前進瞭,環境卻倒退瞭。思鄉的情緒卻更濃瞭。
  故鄉,在我的腦海裡,不是一個簡單的概念,而是一組組活生生的畫面。像離老傢不遠的石人石馬,老屋門前的小河,屋後的竹林;蜿蜒起伏的大堤;這種畫面在現實生活中已經蕩然無存瞭,但它卻頑強地出現在我的腦海之中。故鄉情結實際上就是一種親情的升華和蔓延;是一種思念的醞釀和發酵。馬致遠的“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傢,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實際上也就是在思念故鄉。旅途的場景催生思鄉的情緒,“藤”“樹”“鴉”;“橋”“水”“傢”,是在異鄉看到的,觸景生情,聯想到傢鄉的這些景物,自然而然就產生瞭“斷腸人在天涯”的感受。像餘光中,於右任在臺灣寫的詩, 更是赤裸裸的毫不掩飾地抒發瞭強烈的思鄉懷鄉之情。樹高千丈,落葉歸根。故鄉就是根之所在,現在流行的“尋根文化”實際上就是故鄉文化。好在我輩現在還知道根在何處,也許我們的後代子孫,若幹年後,不心存敬畏供奉祖先,恐怕也要掀起“尋根”的熱潮。
  “兒不嫌娘醜,狗不嫌傢窮”,對故鄉的感情似乎就是這種“兒”“狗”的感情。盡管故鄉有那麼多的不如意,但是作為遊子來說,對故鄉的思念,總是一種甜美的回憶和大度的包容。看到十堰地區傢處窮山惡水的移民,讓他移到我們江漢平原那麼富足的地方,他都不情願去,寧可在山裡啃紅薯包谷,不願到平原吃大米白面。金窩銀窩舍不得自己的窮窩,對故鄉的眷戀超過瞭對物質享受的追求。我在大學時看過印度的一本小說《斷線風箏》,說的是傢裡外出的人就像是放出去的風箏,傢就像一根線永遠牽著他,一旦這根線一斷,風箏就永遠飛不回來瞭。對於身在異鄉為異客的遊子來說,故鄉就是牽住遊子的一根線,飛得再高飛的再遠,隻要不斷線,遊子總會回來的。故鄉是幸福的港灣,故鄉是旅途的驛站;故鄉是人生的起點,故鄉是生命的天堂。

上一篇:暮歸

下一篇:遊記48 浪漫之都 浪得虛名

|   QQ13567889876  |  11464 |  11464台北市內湖區五德路3段65號  |  TEL02-235677123  |